直道相思了无益
未妨惆怅是清狂。

他是龙

他是龙
骑士梶×黑龙下野
睡前童话小甜饼
*黑龙和骑士这个梗是来自 @悄悄画 太太的贾尼条漫
*已经要过授权了,很久之前写完的(……)自己还是满喜欢这篇的,所以还是发出来了(……)

1
       梶裕贵是最有天赋的年轻龙骑士。
       据说他是唯一个精通龙语的骑士。所以在成年之后,国王迫不及待的派他去捕捉森林那边的恶龙。
       临行前,国王严肃的对他说:“你的村庄就是毁在它的手上,所以这个任务派给你...

《爱》番外1/2(r18)

番外01  

梦魇


熊熊烈火在燃烧着。时间溯行军像是从火焰里生长出来的一般,源源不断的向被火焰中央,包围着的一期他们进攻过去。他们已经奄奄一息了,但是却还在努力支撑着,不想被这火焰吞噬融化。火焰把鹤丸阻隔在外,又或者说有一只无形的大手,扯着鹤丸,阻止他冲进那场大火里。

火信子一下蹿高,鹤丸看到一期被大太刀一刀刺进了胸膛…他伸出手想冲进去,想抓住些什么,想挣脱这无形的束缚,想……

想……!

猛地睁开双眼却只能看到月光照耀在自己伸向天花板的苍白手掌。

这是鹤丸第三次做这个梦。从那个“大阪城”出来以后,他就被这个梦魇纠缠着。那些火焰仿佛植根在脑海中,火星点...

09


“主上,我有问题想请教您。”一期恭恭敬敬的跪坐在审神者的对面。

“如果我能够帮助你的话,一定会尽全力的。是关于什么方面的?”审神者问道。

“人的情感。”一期的语气有些怅然,“拥有了肉身之后,渐渐的体会到了情感的奇妙之处。然而有些复杂的情感,我也不知该如何描述,不知该如何表达。”

“如果能明白那些情感是什么,或许就能够正确的传达给想传达的人了。”

“我也曾见过人类的镜花水月般的世界,然而那是我是站在刀的角度去看待的。为主上效命,听从主上的命令,那几乎是我曾经全部的情感所在——就像在那个‘大阪城’一般。经历这次的事件,我逐渐意识到,拥有肉身,拥...

08


    真是温暖啊……像是初夏阳光的具体化一般,可以抱个满怀…审神者又带回了什么好东西吗……等等!

一期一下惊醒过来,这次他一睁眼,就对上一双盛满笑意的灿金眼眸。

“鹤丸殿?!”刚刚转醒的一期,嘶哑着嗓子小小的惊呼出声。

“没想到我们丸威风凛凛的一期哥睡着是这个样子的啊……”鹤丸说的意犹未尽,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。

“我、我、我睡着有说什么或干什么奇怪的事吗?”一期羞愧的恨不得把自己埋进被子里,但是他眼前只有鹤丸的笑颜。

越是清醒就越是羞愧,因为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。大约是昨晚自己无意识的睡着而鹤丸转醒把自己弄上了床,...

07

一期一睁眼就看到了围绕在他床头的,眼眶通红的弟弟们。好像他们下一秒就会哭出来,却又一直压抑着没有哭泣一般。大约是怕打扰了他的休息,又或者着说是单纯的,压抑着哭泣。

“一期哥,你们这次去了好久……”乱的声音不似往日的明媚高亮,像是压抑着呜咽一般的嘶哑,“我们很担心。”

其他的短刀们也凑上前来,眼睛里都被一层薄薄的水雾覆盖着,都想要靠近一期的身边,却又踌躇着。他们害怕一不小心碰到一期身上哪里的伤口,又克制不住的想感受一期的体温;他们也不敢随便的开口说话,仿佛哪怕说一句“一期哥”,也会泣不成声。

一期当然明白弟弟们的想法,这次让他们等待太久了。

一期坐起身来,抬手摸了摸乱的头发...

06

火势越来越大,几乎就像是在开门的那一瞬间蹿到了第四层。周遭木材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响不断,浓烟滚滚。鲶尾,骨喰,厚被发现的时候,他们同样也被发现了——被真田幸村发现了。

真田幸村带着些许的赤备军站在过道里,过道内燃烧的火焰映衬着他们红色的盔甲。他对着在藏刀房的一期一行人喊道:“一期,你在做什么?!还有鹤丸,药研,你们不听从命令了吗?”真田幸村攥紧着刀,仿佛下一刻就要冲进去与他们进行搏斗一般,却又忍住自己的行动,用威严的声音发出最后通牒,“该去帮助秀赖公保卫大阪城了。”

鹤丸看了眼一期,只见他神色踌躇,有些像是为某件事摇摆不定——当然不会是想去服从命令。鹤丸很肯定这一点。既然他已经...

05

     鹤丸正绞尽脑汁的思考应该用怎样的问题去引导一期的思考。显然那个问题不能是关于他自己的——之前已经被打断过几回,而且修改之后的记忆,使他们俩都不能回忆起到底是在哪里,度过了怎样的一段彼此相知的岁月。

所以能引起一期思考的问题,显然得从一期身上出发。这个为他所设的局,突破点也一定在他身上。鹤丸断定。

——那么就只能循序渐进了,不知道哪里是突破点的话,就从头开始了解一遍吧。

此时他们正包扎完没多久,两人在手入室中沉默无言。鹤丸正准备打破这沉默,一期却先开口了。

“鹤丸殿,”他的声音像小石子落入平静的湖水中泛起层层涟漪般...

04

“没想到德川军竟然真的从山脊的狭道而来,安排伊达军从大和路攻进。”

“今日与伊达军一战,虽然赢的漂亮,但也是消耗了兵力。我军与德川军的人数愈发悬殊,德川这一招着实让人始料未及。不过,胜利的结果正鼓舞着士兵,再也没有比明日更好的机会了。同样的,也没有什么别的路可以走了,毕竟,德川家康已经行军至天王寺下了。一旦这里失守,大阪城就唾手可得了。”

“明日毛利率领大队从正面攻打德川家康,就由幸村率领精锐兵直接突击德川本丸。”真田幸村笑的从容,“等明天把德川家康的人头拿到的时候,这一切也就结束了。没有德川家康的威慑,秀赖公凭借太阁殿下的余威,高举起金葫芦的马印,天下必然会归心。”

“幸...

03

天王寺跟道明寺之间有丘陵山溪阻隔,又正值初夏,闷热的空气蒸的树林中满是白雾,在天之将亮时,真田幸村所带领的赤备军才勉强赶到道明寺,而此时,后藤的军队正与敌军打的不可开交。

“左卫门佐大人!”身背后藤家纹旗的骑兵策马向真田幸村冲来,“前方不是德川军,是伊达军!从大和路而来的是伊达军!后藤又兵卫的军队在占领小松山后遭到了伊达军的突袭。”像是要印证骑兵所说的话一般,远方战场上印有伊达家竹雀纹的黑旗随风摇曳摆动。

伊达军!竹雀纹!耳之所闻,眼之所见之物,宛如惊雷乍泄在鹤丸的脑中。

一个念头就此浮现:他所隐隐期待的是从大和路而来的,伊达军。

身体比意识更快的做出动作,他纵身跨上马,...

02

“嚯!”

鹤丸突然从拐角处跳出来与一期和真田幸村撞个正着。两人皆被这突如其来的出现,惊的一愣。

鹤丸见此反应,爽朗的笑了起来,“哈哈哈哈哈哈…被吓到了?抱歉,抱歉。”

真田幸村也跟着笑了起来,道:“这吓人的把戏你还真是玩儿的孜孜不倦啊。”

鹤丸也没说什么,反倒注意起了身旁的一期,他眉头紧锁,脸色凝重,仿佛在思考什么深刻的问题。

——好像哪里不对。

鹤丸隐约觉得,这个时候,一期本应抿着唇、忍着笑意,用着一本正经的腔调对我他道:“别胡闹了,鹤丸殿”

他明明都可以想象出那样的画面——缥缈而模糊的片段几乎要闪现出来了,但又在刹那间消散而去。

鹤丸脑子里一瞬间闪过那些念头、...

1 / 3

© 晏字回时 | Powered by LOFTER